一本书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言情>凤倾未央小说全文阅读_谢玉娘 刘熙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在线阅读

凤倾未央小说全文阅读_谢玉娘 刘熙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阿幂言情
简介: 一本书小说提供作者是阿幂创作的小说《凤倾未央》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谢玉娘刘熙的小说《凤倾未央》讲述的是:采女谢玉娘因酷似去世的阿嫮而深得帝心,几番争斗后玉娘终于走上后位。乾元帝却不知道,他心爱的玉娘实际上就是因通敌罪被斩的大将军沈如兰之女阿嫮。而阿嫮进宫,却是为了当年因通敌罪被斩的大将军沈如兰洗雪沉冤。且看腹黑本土女如何搅动王朝风云,如何步步惊心的深宫复仇路。 面对所有人的压迫和质疑,她只想说,去他的天地君亲,她只要以直报怨。 女主非重生,非穿越,土著伪白花。 设定略雷,道德洁癖者慎入,架空朝代,考据者慎入。
更新时间: 2021-11-01 08:42:21
免费阅读

这时间就见帘子一动,进来一个女孩子,胖瘦合中,梳着兰花髻,瓜子脸儿,眼神在玉娘身上转了两转,一面走到了马氏身边,“娘,这个就是三妹妹?”

马氏见着来人脸上就笑开了,拉了她的手向玉娘笑道:“这个就是你二姐姐,你二姐姐性子最是随和爽快,日后你有什么不知道的,只管问她就是了。”

玉娘听了又给月娘见礼。

月娘倒也爽快,抬手从兰花髻上拔下一对儿金裹头的银钗,亲手替玉娘插上,拉着她的手又上下打量了回,就同孟姨娘笑道:“都说姨娘俊俏,我看着不如三妹妹多矣,三妹妹有这等颜色,还担忧什么呢?”

这话说得便有些诛心了,玉娘同孟姨娘两个,玉娘纵是庶出,也是正牌子的小姐,一个是却是以色事人的姨娘。

固然玉娘是孟姨娘所生,也没有拿着玉娘同孟姨娘比颜色的道理,更何况下头还跟了句暗指玉娘日后同孟姨娘一般以色事人的话,果然玉娘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下。

月娘的话才一出口,孟姨娘脸上就有些不好看,只是不敢辩驳,便拿眼去觑谢逢春。

谢逢春看着爱妾投来一眼,又看见玉娘立在下头,眼中似乎含着些泪,颤巍巍地要掉不掉,又是委屈又不敢说的模样,也觉可怜。

碍着马氏在旁,他不好为孟姨娘同玉娘张目,又用目去看马氏。

马氏接着谢逢春眼神,虽一贯溺爱月娘,也觉得她口无遮拦,只得道:“你大哥二哥呢,怎么不过来?”

月娘听着马氏问两个哥哥,便道:“娘糊涂了,这个时辰,哥哥们除了在学里,还能在哪呢。”

马氏听了点头,又向着洪妈妈道,“你去看看,大郎二郎回来了没有,若是下课了,叫他们都过来见见三姑娘。”

洪妈妈领了马氏的吩咐转身出去,不过片刻,就听见脚步响。

门帘子一动,外头一前一后进来两个儿郎。

玉娘在一旁瞧着,见前头那个二十出头岁年纪,生得面方眼大,眉宇间颇似马氏。后头个也有十九二十的模样,眉目清秀,像着谢逢春多些。

这是嫡母所生的两个儿子,长名显荣,次名怀德。

兄弟两个进得门来先给谢逢春同马氏问安。

玉娘忙闪在一边。

她这一动,倒招得人注意。

谢怀德一抬眼见个眼生的女孩子,娇滴滴的模样,不由一怔。

“三丫头,来认认哥哥们。”马氏见着儿子们格外喜欢,将玉娘招手唤到身边,指着前头的谢显荣道:“这个是你大哥。”又指了次子道:“这个是你二哥。我的儿,你大哥二哥都是读书种子,你大哥去年应童子试中了增生呢!明年你二哥又要去应试了。”又向两个儿子道,“这个是你们三妹妹,孟姨娘所生。落草起就三灾八难的,为着好养活,从小儿寄养在甘露庵里,如今好有十四了,将要及笄,眼见着身子健旺了,也就接了回来,一家人总要亲亲热热团聚了才是正理。”

玉娘虽在庵堂长大,也不是无知无识的人。

本朝立国以来,立下规矩,童生过了童子试方能称生员。生员分廪生、增生、附生三等,成绩最好的称“廪生”,次称“增生”,是“增广生员”的简称,廪生和增生都是有一定名额的。

得廪生的固然是诸生之首,能中增生也不易了。

她忙口称哥哥,屈身一福,向谢显荣贺喜,又同谢怀德说了几句吉祥话儿。

她这盈盈一福,举止婀娜,仿佛分花拂柳一般,哪里像是在肃穆古板的庵堂中长大的人。

谢怀德年纪小还不大清楚,谢显荣却是知道底细的,本就不喜玉娘的出身,这回见她这样行礼都是个婀娜模样,不由把眉头皱了皱,有心训教几句,乍然初见,对着一张含笑微微的粉面,又不好开口,只得点了点头,不咸不淡说了句:“回来了就好。”

倒是谢怀德生性活泼些,向着谢玉娘一笑:“有三妹妹这几句恭喜,我要不拿个案首回来,可也没脸见三妹妹了。”说了又问马氏,“今儿三妹妹回家来,娘可准备了接风宴没有?趁着这个由头,把大姐接回来住两日也是好的。”

马氏对小儿子格外喜欢,拉了手叹息道:“我的儿,这还用你说。我早就遣了人去接你大姐姐,只是她那个婆婆,惯会拿着身份捏人。虽是答应了叫你大姐姐回来,却又嚷头痛,吃不下饭,要人一旁伺候,你姐姐是个孝顺的孩子,哪里还敢回来。”

说了又是一声叹息。

原来谢逢春祖上世代经商,如今开着阳谷城最大的粮铺,家中也称富有,可到底士农工商,商人虽富,终究入不得上流。

所以到了谢逢春这一辈,一心想着改换门庭,便把嫡长女英娘嫁于了本县李举人李茂行的长子李鹤为妻。

英娘同李鹤倒是夫妻相得,只是婆婆吴氏不好相处,总是爱拿捏她。

谢怀德听了这话就把眉毛立了起来:“大姐姐是嫁给他们家,可不是卖给他们家的,还有不叫女儿回娘家的理吗?我亲自接去,看哪个敢拦!”

说了就要起身。

马氏忙把他拉着:“又胡闹了!”

说了瞅了玉娘一眼,向孟姨娘道:“你也是个糊涂的,孩子大老远的刚回来,你当姨娘的也该带她回去歇息歇息,难道我还会拦着不成!”

孟姨娘忙笑道:“太太教训的是。都是婢妾糊涂了。婢妾这就带三姑娘过去。三姑娘快跟婢妾来,太太知道三姑娘要回来,早命人把屋子收拾了,姑娘见着就知道了,好生的气派。”

一番话不伦不类,说得一旁的谢显荣直皱眉,到底是父妾,也不好张口教训,也就罢了。

玉娘知道这是谢逢春同马氏他们有话说,自己到底是个外来的,所以乖乖地一一见礼告退,倒是得了谢逢春几个点头称许。

玉娘随着孟姨娘出来。

出了马氏正房的院门,两人穿巷过堂,到了处一明两暗的倒座房前,孟姨娘站住脚,左右看了看,堆着笑脸道:“三姑娘先到我房里坐坐罢。”

玉娘把孟姨娘看了眼,点头答应,跟着她进了房。

孟姨娘房中也有两个丫鬟,年纪大些的那个唤作彩霞,是孟姨娘的贴身大丫鬟,另一个叫彩虹,在外做些粗使活计。

彩霞看着孟姨娘身后跟着个梳着双鬟的女孩子,前发齐额,一身乡间装束,却生得粉面朱唇,眼含春水,知道是今儿才接回家的三姑娘,带着彩虹迎过来行礼,口称“姨娘,姑娘。”拥着两人进房。

进得房来,孟姨娘下颚微微一扬,秋水眼把彩霞彩虹一瞥:“你们出去,我同三姑娘说几句梯己话儿。”

彩霞本以为孟姨娘必然叫自己同新来的三姑娘磕头,不想竟是叫自己出,先是一呆,又想起孟姨娘的脾气,忙答应了,带着彩虹走出门去,又把房门掩上。

孟姨娘看着人都出去了,脸上娇矜之色顿时收了,双眼一红,落下泪来,拉着玉娘的手道:“好孩子,叫你平白受苦,你可怪你姨娘吗?若不是逼得没法子,我也不能走这条路。”

说着就拿着帕子渥着脸哭了起来。

孟姨娘据说也是好人家的孩子,家里头出了变故才落在风尘,十四岁上便去接客。因为颜色好,没几年有了些名气,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叫她拢住了谢逢春。

恰好那时马氏正怀着月娘,吐得厉害,分不过神来。

谢逢春觑着这个空将孟姨娘赎出来,养在了外头。

待得马氏知道,谢逢春已同孟姨娘生了个女孩子,气得个仰倒,就要发作。

也是孟姨娘见机得快,知道风声泄露之后,就央了谢逢春,以玉娘体弱为由将她送进了庵堂寄养,待得马氏寻过来,也不过捆着孟姨娘打了顿,又要将孟姨娘提脚卖了。

谢逢春对孟姨娘倒是有几分真心,在马氏跟前苦苦央求了,这才保住了孟姨娘。只是也不敢再提接她进去的事,更不敢将玉娘从甘露庵接回来,只好每年四季送些香火银,好叫姑子们不至苛待了。

后来还是谢逢春以长女要议亲,他外头有个外室不好看相为由,这才抬了孟姨娘回来。

只是马氏终究咽不下这口气,便不肯接玉娘回来,这会松了口,也是别有因缘。

玉娘叹息一声,抽出孟姨娘手上的帕子,替她擦了泪,反劝道:“如今娘肯接我回来,已是恩情了,姨娘快别说这些。”

孟姨娘能牢牢拢住谢逢春这些年,也不是一味的任性娇蛮的,看着玉娘脸色,立时明白了过来,就道:“总是叫你吃苦了。只是你既回来了,以后就好了。彩霞,彩虹进来。”

她话音才落,就看着房门一开,彩虹先踏了进来,彩霞跟在她身后。

孟姨娘看着两个进来,收了泪,先叫玉娘在圈椅上坐了,自己回身坐在榻上,脸上又带了些娇矜,向着玉娘一抬下颚:“过去给你们三姑娘磕头。”

彩霞彩虹两个走过在玉娘身前跪了:“给三姑娘磕头。”

玉娘笑着答应,又道:“我才到家,手边也没什么东西好赏的,日后再补罢。”

孟姨娘听说,把鼻子哼一声道:“罢了,你能有什么,我替你出了罢。我妆台第一个小屉子,一人拿一百钱。”说了起身,“我送你过去罢,再耽搁下去,人还当我计算什么呢。”

不待玉娘答应,甩手摇摇摆摆向门外走了去。

玉娘对着还未及起身的彩霞彩虹微微一笑,也跟了上去。

彩霞看着孟姨娘同三姑娘出了房门,从地上站了起来,依着孟姨娘的话开了屉子取了二百文钱。

掂了掂,转手递在了彩虹手上,笑说:“我昨儿没睡好,有些头疼,略靠一靠去,你瞧着姨娘回来,就里喊我声,这个都给你买糖吃。”

说了也出门去了,却不是回房,而是往马氏正房去的。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一本书小说阅读网 (http://www.073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