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韩七录,你站住(第1季)小说全文阅读_安初夏 韩七录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在线阅读

韩七录,你站住(第1季)小说全文阅读_安初夏 韩七录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锦夏末资讯
简介: 一本书小说提供作者是锦夏末创作的小说《韩七录,你站住(第1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安初夏, 韩七录的小说《韩七录,你站住(第1季)》讲述的是:本书改编网剧《恶魔少爷别吻我》腾讯视频热播,李宏毅、邢菲领衔主演。韩氏集团少公子韩七录,天资聪颖,清俊无匹,是当之无愧的男神。贫家少女安初夏,纯真善良,活得如蝼蚁,笑容似阳光。生活在两个世界的少年男女,本来从无交集,只因为一桩意外,进入彼此的生活。他高贵傲慢,完全无视这个突如其来的“妹妹”。她隐忍迁就,终将怒火倾向这个未来的“霸道总裁”。他想放手,却依然一点点踏入她的世界。她想逃离,却还是一步步走进他的生命。那么,这相遇在最美年华的爱情,该往何处去。
更新时间: 2021-11-24 10:27:56
免费阅读

对安初夏来说,世界上最刻薄的话不过如此。当韩七录在教室里把她护在身后的时候,她还有那么一丝错觉,以为他还是善良的。现在她才明白,那果然是错觉。恶魔怎么可能会是善良的?

滚烫的泪珠顺着她完美的脸庞流下,一滴一滴正好滴到韩七录的手上。

看到她哭了,韩七录的手突然松开了一点儿。他也不是故意的,但是谁让她惹他生气的?跟他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也就在韩七录的手松开一点儿的一刹那,安初夏的手挣脱开来,快速地扬起手,再次重重地给了韩七录一个耳光。

站在一旁的凌寒羽完全愣住了。

老实说,早上到现在他一直都在第四音乐教室看漫画。所以在萧明洛告诉他一个叫安初夏的女生扇了韩七录巴掌的时候,他还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现在他才完完全全地相信,确实有安初夏这种不怕死的奇葩存在。

“你骂我可以,但是请不要侮辱我妈妈!”她眉目紧锁,原本清澈的眼睛里带着掩饰不了的怒意。

是他做错了吗?韩七录在心里问自己。

只是那么一瞬间,他又恢复到原先的他。他没有错,错的都是安初夏。只要她说那么一句软话或者求饶的话,他就可以放她一马。可是她却依然三番四次地挑战他的权威。

“你……”他刚要动手,一旁的萧明洛冲过来拉开了安初夏。

“七录,你别这样,她好歹也是个女生嘛。”

“女生?”韩七录冷哼一声继续说道,“还有哪个女生像她一样?”

“可是不管怎么说也不能……”

“等等,明洛!”凌寒羽摸着自己的下巴,缓慢地走到韩七录前面看了看韩七录又看了看安初夏,许久才开口说道,“从正常的逻辑思维来考虑,安初夏现在已经没命了。”

他到底在说什么啊?安初夏一头雾水,她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再也不想看到韩七录那张令人厌恶的脸了!

“萧同学,请你把手放开行吗?我要回去上课了。”她的手从刚才被萧明洛拉住就没被松开过。

“抱歉。”萧明洛松开手,尴尬地抓了下自己的头发。

没等安初夏回答,韩七录就上前几步拦住了她的路:“打完人就要走吗?你亲爱的妈妈就没教过你礼貌是什么吗?”

她扯出一抹鄙夷的笑,昂起头无比严肃地说:“七录少爷,等你自己先学会礼貌之后,再跟我讨论我妈有没有教过我礼貌是什么吧!”

该死的!这个女人难道就不知道害怕是什么吗?

他皱眉,终于忍不住伸出两个手指紧紧地将安初夏的下巴扣住,一字一句地对她说:“为你刚才的行为和话,向我道歉!”

这是他给她认输的机会,也是最后一个机会。

谁知道她依旧倔强地迎上他的目光,毫无畏惧地说道:“我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

“很好!安初夏,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一定!”韩七录甩开安初夏的下颚,阴沉的声音就像是在下一个诅咒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安初夏咬紧贝齿,绕过韩七录走出了第四音乐教室。她没有想到,来到梦想中的斯蒂兰皇家学院第一天居然会这么糟糕。一个上午都还没有过完,她就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办呢?她迷茫地看了下天空,天空依旧蔚蓝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妈妈,你会保佑我吗?

第四音乐教室内,气氛一片阴冷。明明都已经入夏了,不知道为何萧明洛和凌寒羽居然从骨子里感到一阵阵凉意。

“寒羽,你刚才为什么说安初夏已经没命了?这句话的意思我没听懂。”萧明洛率先打破了这煎熬死人的沉默。要知道他可是个静不下来的人。

听到萧明洛这么问,凌寒羽一敲脑袋皱着眉说:“刚才被打断了,如果你不说我都忘了……那个什么,你想啊,按照七录的做事风格,打了他这么多次耳光的女人,早就应该被他撕碎喂狗吃了,怎么可能还活着……啊!那个安初夏不会是鬼魂吧?”

“鬼魂你个头啦!”萧明洛给了他一个“你没救了”的眼神。

“难道你不觉得本少的分析很理性很正确吗?你想想看,上次一个女生,只是不小心弄脏了他的鞋。人家还是不小心弄脏的,结果他就直接把人家女生拎到三楼扔了下去。那女生现在好像还躺在医院里吧?”

萧明洛若有所思地看着韩七录点头:“别说,你这分析好像还挺对的!”

“以你的智商到现在能理解我的分析已经算是很神奇了。”凌寒羽不忘记损萧明洛,但立即就被萧明洛踢了一脚。

“去你的!”萧明洛满脸不愉快,什么叫“以他的智商”?他智商明明……不是很低!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韩七录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香烟盒直接就朝他们扔了过去。但是很可惜,两个人都轻松地躲过了。

萧明洛弯腰捡起地上的烟盒,嬉皮笑脸地走到韩七录面前递给他:“七录啊七录,你就承认了吧?是不是对那妞有意思?”

韩七录缓缓抬眼上下扫视了一眼萧明洛,眼里满是不屑。

“安初夏的老妈救了我家老头,我不能对她下手。否则我早就掐死她了!”说到这里,他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继续说道,“不过,我绝对不会让她在斯蒂兰的日子过得舒服!”

凌寒羽歪着脑袋又在脑子里进行了一通分析。以七录的性格,就算是他老爸的救命恩人,惹恼了他,也还是会用尽一切手段把那人除掉,安初夏也还是不可能活到现在。所以以上分析证明,七录对那个安初夏,真的是不一样的。

或许他自己还没有发觉吧?想到这里,凌寒羽戏谑地勾起嘴角,说道:“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哪有人对自己老爸的救命恩人的女儿像对待仇人一样。”

“你知道什么?那女人耍心机成了我的未婚妻!”一生气韩七录连这件事都给说了出来。

周围的空气仿佛一下子被凝固了一般,凌寒羽和萧明洛两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中一般睁大眼睛震惊地看着韩七录。

他轻叹了口气:“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讨厌安初夏了吧?也明白我为什么讨厌但是又不能把她直接处理掉吧?这件事统统都给我保密!要是泄露出去了,我让你们两个吃不了横着走!”

“那个,七录啊,是吃不了兜着走才对。”凌寒羽好心地提醒,但立刻就接收到了韩七录杀人的目光。

“寒羽,我俩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走走走……”萧明洛拉着凌寒羽逃命似的跑出了第四音乐教室。

韩七录缓缓走到窗口,通过巨大的玻璃窗正好可以清楚地看到前面的环形操场。几个班排着方块队在烈日下报数。

那正好是安初夏的班级。

“谢谢你,菲莉亚。”安初夏小声地对排在她左手边的菲莉亚说道。如果不是菲莉亚跟体育老师请假说她肚子痛,恐怕她现在就要被罚跑了。

“不用谢,你不是也帮过我吗?”菲莉亚友善地对安初夏笑笑。

“刚才我做的动作你们都记住了,期末测试就考这个。现在排成两列纵队,跑两圈之后自由活动吧。”体育老师一吹哨子,全班立即分成两列整齐地开始跑步。

一远离体育老师的听力范围,全班的人都叽叽喳喳地说开了。

“初夏,真有你的!刚来第一天就从那死女人手里抢走了七录少爷。”女生们说的无非是这些敬佩的话,但在她听来却很不是滋味。

“其实不是这样的。”跑步跑得稍微有点儿气急,她咽了口唾沫才继续说道,“我是他们家的……”

“安初夏!”

听到有人在叫她,安初夏下意识地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结果一个篮球直接砸到了她的脸上。

“那不是莫昕薇吗?”顺着阳光看过去,莫昕薇一帮人站在篮球架下的阴影处得意扬扬地往这边看。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太过分了!”

“就是!太过分了!”大一A班的同学都为安初夏打抱不平,一个个摩拳擦掌地准备冲上去跟她们理论。

安初夏垂下眼帘,想想之前也是她的错,不应该那么冲动,应该好好跟她说话让她别欺负菲莉亚的。现在反而给大家添了麻烦,她下定决心以后遇到莫昕薇要能忍则忍。

“大家算了吧。如果现在跟她吵起来,事情也只会越闹越大。”她拦住几个已经开始往那边走的同学,“我不希望大家为了我,跟她闹不和啊。”

“可是初夏,你就咽得下这口气吗?”其中一个女生盯着安初夏说道,“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可是你是我们班的一分子,我们班是一个团结的班级,怎么可以看着你被欺负?”

“谢谢大家,可是……真的别去找事了。我们忍忍就过去了。”她的语气里带着点乞求。女生瞥了莫昕薇那边一眼,赌气地不说话。

突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哨子声,紧接着就传来体育老师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们干什么呢?还想多跑几圈吗?”

“我们继续跑吧。”安初夏笑笑,拉着那几个女生归队。队伍又重新快速而有序地绕着操场边缘跑。

“初夏你的脸没有事吧?”菲莉亚一边跑一边往后注意她的脸。

“我又不是豆腐,怎么可能被砸一下就有事呢?加油跑步!”她脸上的笑容如同鲜花一般美好、纯洁,不带一丝杂质。

她还以为斯蒂兰皇家学院的学生都像恶魔韩七录一样自私,看来她错了。

以前读高中时,安初夏由于性格上喜欢路见不平,又会一点跆拳道,所以基本上都是处于一个保护别人的角色。今天大家让她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她真的很开心。

既然心里有值得高兴的事情,那么为什么还要去跟那些小肚鸡肠的人生气呢?

阳光下,大一A班的同学就像是戴了隐形翅膀的天使般阳光、美好。

“该死的!那女人怎么被篮球砸了还那么高兴?她疯了吧!”莫昕薇捏紧手中的矿泉水瓶,眉心紧皱着,连眼角也显示着她此时的不悦。

丸子一耸肩,安慰莫昕薇:“所以让你别跟那种神经病一样了。你看看你都被气成什么样子了,消消气。”

听了这话莫昕薇没有一点儿高兴起来的样子,反而更加不爽了,扬手将矿泉水做了个抛物线运动扔出好远,发出一系列的声响。

“我怎么能不生气?”她猛地转身推了下丸子的肩,双眼像是要喷出火来,“你知道吗?七录少爷从来没有像之前那样护过我!她安初夏算哪根葱?”

丸子从幼稚园开始就跟莫昕薇是同学,所以两个人从小到大都是死党。只是她属于比较稳重的类型,莫昕薇属于那种冲动型的。

她无奈地摇头说道:“那你想怎么做?叫人把她做掉?”

莫昕薇冷笑,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把她做掉?你以为我傻啊!”

“那除此之外,大小姐您还有什么办法呢?想让她消失,只能做掉啊。不然还能怎么样?”丸子翻了个白眼,走到莫昕薇身边,“我现在就去查一下她的家庭背景,如果实力不怎么样,那就做掉……”

“做你个头!”莫昕薇抬手就狠狠地给了她脑袋一个爆栗子,“做事也不知道动动脑子!现在七录不是护着她吗?这并不能说明七录对她有别的什么,只能说明他是图个新鲜。一旦这女人的新鲜感没有了,那就算不除掉她,存在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丸子做恍然大悟状,连连点头。可是转头一想,好像也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小声说道:“昕薇啊,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怎么听说安初夏跟七录少爷的身份不同寻常呢?有人传言是七录少爷的未婚妻,也有人传言是七录少爷的陪读女佣。这不管是哪个关系,对我们都没什么好处啊!”

莫昕薇顿时愣住,阴沉着一张脸问丸子:“未婚妻?你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不不不!绝对不是未婚妻!咳咳咳……”一个烫着波浪卷头发的女生连嘴里的矿泉水都没来得及咽下去,一着急居然一不小心呛到了。紧接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嗓子火烤一样的难受。

丸子指了下波浪卷女生说道:“就是她说安初夏是七录少爷的陪读女佣。”

双手抱胸,莫昕薇高扬起下巴等着女生停止咳嗽,心里一边盘算着,如果是未婚妻那对她来说情况非常不妙。但如果是陪读女佣,那么……岂不是有很多办法可以整她?毕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佣罢了。

没有人会为一个女佣指责她的吧?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一本书小说阅读网 (http://www.0735xs.com)